星期五, 6月 13, 2008

買了幾本電話簿...


很少讀小說,除了多年前的金庸,對上一次讀的小說只是達文西密碼,但近來被空想堂主"荼毒",在他老人家"繪聲繪影"之下,終於忍不往買了几本電話簿般厚的書,分別是德國佬薛慶的"群"、"海"。除了空想堂主"荼毒神功"功力深厚之外,其實在下對天文地理也是興致勃勃的。

說起金庸,近來報章介紹的"董培新畫集-金庸說部情節"也是值得留意。


除了當紅小說之外,意外的發現了這本十多年前就想閱讀,如今已病逝之作家鹿橋的小說"未央歌"。可惜當年沒互聯网,沒MPH,沒Kinokuniya,更沒Borders,所以只能"望梅止渴",以止癮。這可是一本遲了十多年才讀的小說,如今望著這本書的主題,腦海內自然的播起...

當大余吻上寶笙的唇邊,我總算了了一椿心愿...
我的朋友我的同學,在不同時候流下同樣的眼淚...
經過這几年的歲月,我几乎忘了曾有這樣的甜美...

你知道你在尋找你的藺燕梅,你知道你在尋找你的童孝賢
你知道你在,你知道你在,你知道你在尋找一种永遠

現代的人們,真幸福。

4 則留言:

阿农 提到...

好好享受《群》吧。那是我去年读过最好看的小说。

爽身粉 提到...

How r u lately??

爽身粉 提到...

How r u lately??

都市守夜人 提到...

鹿橋的"未央歌,
十多年的心事未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