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22, 2016

活著就好



以前從事廣告時,我所屬的創作小組負責健力士Guiness的廣告,有一次健力士贊助張藝謀的電影“活著”,大伙有機會在電影上映前到電影公司放映室先睹為快。那幾十分鐘,我被張藝謀的電影震憾到了,更驚嘆的是葛優精湛的演技,那是1994的某一天。

前些時候才有機會閱讀”活著”作者余華2005年的“兄弟”,余華的寫作手法很引人入勝。幾星期前飛東京的機上,我看了文字版“活著”,原來電影只說了前面小部分,故事就不說了,有興趣可以自己找來看。看完小說,再看看網頁上的這篇文章,有某種牽連。

作者:雪兒Cher
在旅途中,你總會遇見三種人:

第一種,很合拍的人

讓人有種相見恨晚的感受,
真希望能跟這個人一直相處下去,
希望可以跟他繼續旅行,
甚至在離開之後可以保持聯絡。

第二種,很討厭的人

讓你有想趕快把她甩開,
真希望下輩子都不要遇到這種人。
記住以後遇到這種人絕對不要在心軟,
一定要趕快逃離這種讓自己有置身地獄的陌生人。

第三種,普通的旅人

談的上幾句話,也可一起走,
離開不會特別想念,再見到也不會特別激動,
就是路人,或許過了幾天之後
就不會想起關於他的任何記憶。

不管是第一種或是第二種,
最後也會變成第三種,

太過思念會變成執著,太過討厭會變成怨恨。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保持著平淡的心繼續旅程。
其實,每個人都是過客。

1 則留言:

Frankie Just 提到...

有时候,旅行的目的很单纯。到某个地方看看,交流交流。遇到的人,有缘的就继续联络,无缘的即使是互望一眼也能形成往后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