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月 24, 2006

一個朋友的前程

几日無寫Blog啫!竟然比人摧添!好釆唔係比人推... 原來香港有个崔上宮...

有個Uncle,本人認讖了他應該都有...六、七年了吧!經常一起廢,原因有幾:
(一)大家都是年齡接近的男人。
(二)大家同样是接觸香港文化長大的。
(三)大家都曾经在同一个部门日捱夜捱過來。
(四)大家都是喜歡打机(好采並非搞基),大戰街霸過千回,每次都是在下輸到一扑一碌,一个服字。
(五)條友屬於口齒伶俐机關槍型人類,一起講癈話互窒都几挑戰性。
(六)條友精過鬼,不過他遲入我們舊公司,新人新猪肉,當年也"恰"過他一陣子,爽!

不過,昨晚和他一起探訪了"切了一粒橙那麼大的瘤之安娣"後,就請他吃飯送行了。人望高處水向低流,他為了更好的待遇而遠飛北京也是無可厚非,只是一个人去到那麼遠的地方工作,老婆又剛有身孕,不容易習慣吧!从東馬來首都工作多年的他,似乎早已注定飄泊命運。

果真是;少小離家老大回 , 鄉音無改鬢毛摧 . 兒童相見不相識 , 笑問客從何處來 ?

再一次驗証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希望友人在異鄉大放光采,衣錦還鄉。

再送君一曲;
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飘我影踪,云彩挥去却不去,赢得一身清风
尘沾不上心间,情牵不到此心中,来得安去也写意,人生休说苦痛
聚散匆匆莫牵挂,未记风波中英雄勇,
就让浮名, 轻抛剑外,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1 則留言:

MERMAID 提到...

吾好話比我知,你係百分百的大馬人,係埋香港移民過去架.從實招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