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8月 25, 2006

一個朋友的疑心

雖說網上有很多欺詐之徒,但本人发現其實也有很多天真可愛之徒,真令人意料之外的,是印象中給人有點"串"又很精明的香港人,卻又偏偏讓本人遇到幾個真誠和清純的,看來是本人的觀點應該Update一下了。

大概是九十八年间,通過"e貓"認識到第一个台灣網友,一個女大学畢业生,中文水平超高,英文也不是開玩笑的,聯絡了一段日子,因她本身的感情問題而遠去美國,从此失去聯絡。而第一個香港網友,好像是通過ICQ認識,有點笨笨的老師,她是那種喜歡騎腳車看星星的清純型(天啊...),我們的共同話題是電影,最令人感激的是她寄了一片當時大馬找不到的日本電影"十個相扑的少年"送本人,受人恩惠令人感激至今。後來這片VCD不知借了給誰人而不見了,在下還錯怪老朋友CEO老爸給弄丟了,害到海量的老朋友特地買回一片還在下,實在不好意思。

最近又認識了一位香港Blog友,大家廣東人當然是用廣東話溝通較有親切感,可是卻被人懷疑是"假大馬人,是香港駐KL的間諜.不單止廣東話很接近香港,而且也會繁體字"云云,我的媽呀!用廣東話溝通都有錯?Wa kasi lu tau, wa betul betul orang malaysia lah! 唔明係唔係呀?此乃馬拉話: 我話比你知,在下真真是馬來西亞华人。幾天前的Blog在下重復了N次是接觸香港文化長大,十歲睇石黑龍耍十字追魂棍十三歲看黄日华演十三太保十六歲聽呂方唱甜蜜十六歲十八歲欣賞十八區冠軍張學友,有乜辨法唔熟悉香港啦?點解係都要逼人爆真實年齡,點點點解解解????

其實當年大馬华人大部份的中文娛樂都是來自香港,所以在下這一代人對香港蠻熟悉,再加上那時是大馬中文系用繁體字的未期,因此搞到在下等輩的半簡繁怪胎出現,引起各種誤會實在罪過罪過...

就是因為接觸香港文化長大,九十八年第一次遊香港,令在下有回鄉探親的錯亂感,那麼陌生卻又那麼熟悉,當時在啟德下机後机場工作人員的"歡迎"真是好听,那時的興奮度至今難尋。雖然同樣是廣東話,但聽起來還是有別,大馬的廣東話聽起來都是平調的,香港人說的卻是有如唱歌似的高低調,記得當時搭地鐵時就一直在留心"欣賞"他們的對談,非常好聽。無論如何,香港這特別的地方,在下肯定會舊地重遊。

5 則留言:

都市守夜人 提到...

几时上香港?一起啦喂!

火鳥 提到...

枕邊人計劃明年八月和她姐姐上香港掃貨,咁熱我就冇乜興趣啦!不過本人計劃明年同阿媽阿姨返家鄉廣東順禺看看,應該可以影餐飽咯!

mermaid 提到...

嘩,邊個咁衰,係都要你認你係六十年代的人.吾使驗DNA啦,己經確實左你係百分百的馬拉人.個幾句真係吾識讀.仲有,九八年已經用緊香港赤鱲角機場啦.你會吾會記錯呀.

mermaid 提到...

大哥,廣東有順德同番禺,你如果話要去返順禺,我怕你搵到天黑都搵吾到呢個地方.哈哈哈.

火鳥 提到...

真係高手一過招便知有沒有,阿人魚姐果然有常識,騙不到妳,其實係信宜,並非順德同番禺或順禺。

在下已不大記起係九七年尾或九八年頭到港一遊了,記得机場很小,飛机是在一堆舊樓上低空飛過降落的,看得人心驚膽跳,是啟德冇錯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