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0月 24, 2006

頹廢在發酵

放了幾天假,整個人痴痴呆呆昏昏愕愕的,一直重復着: 睡眠、醒來、吃喝、拉撤、看DVD、看書等等的動作, 要多頹廢就有多頹廢。

睡足十個小時,两餐"撈埋"變一餐,吃了"早 + 午餐"才洗牙洗面,望望時鐘,下午三點了,有點沾沾自喜。連續看了幾片DVD,看着看着睡著了,睡着睡着醒來了,繼續看,夜宴、人魚朵朵、達文西密碼、Take the lead、Munich、The World's Fastest Indian、Crank、Sentinel,沒有一部特別喜好的。一口氣看完存了好幾個星期都還沒看的星洲星期日副刊,呼!只是用看的也會覺得累,不經意瞄到一根熟悉的羽毛,原來是双喜夫人的稿。看了幾本過期國家地理雜誌,他人辛辛苦苦寫的拍的,只用區區幾元就得到,太值了。看了幾本書,看了浦澤直樹、手塚治虫的布魯圖1,2,3集,哦!阿童木,原來原子小飛俠名為阿童木,...

咦!怎麼還不變馬鈴薯?似乎還瘦了...

頹廢了幾天,唯一有丁點兒意義的,就是自己親手縫補了一個穿了袋子的短褲,一件丟了鈕釦的短褲和一件丟了鈕釦的衣恤,成了在下頹廢假日里的救赎。

4 則留言:

joe 提到...

it's hard to do like
what you did for so many
things in 1 day la!

火鳥 提到...

who said I did it in 1 day?

mermaid 提到...

吾知點解今日才看到你這幾篇大作,昨天來都還是看到"顛倒過來了"這一篇.我還以為你頹癈到連blog都丟埋一邊.

火鳥 提到...

你部機撞邪喇!拿去開開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