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3月 21, 2006

故鎮風雨後

真不明白為何每次落在星期天的婚宴,在下都得冒雨出席,上一次朋友的婚宴如此,今次的也是如此,傾盆大雨,一個小時的車程,星期天的晚上,有情人終成眷屬,老天也感動得流淚了吧!?還是......

婚宴酒樓地點在 Rawang,這曾經是父親大人工作的地點,三育小學,在下還沒上小學時曾經踏足的校園,最記得是校園內的小型動物園,白兔、松鼠、烏龜等等。如今舊地重遊,人面全非,三育小學也不知在那個方向,市鎮內的建築物也完全沒印象了,唯一看來熟悉的,就只有 KFC 這一類賣垃圾食物的快餐店。

婚宴很早就開始了,七點左右就上第一道菜,酒樓的婚宴通常只有兩個字:吵和亂!小舞臺上樂齡人仕拼命的在表演噪音轟炸,臺下的我們就得拼命的抵擋壓力,由於音樂太大聲,人人只得以叫喊的方式溝通,看來當晚的分貝足以比美的士高內的分貝。西方人如果看到這情況,一定百思不解,東方人竟然可以在這麼恶劣的環境下用餐。

環境雖恶劣,但食物還能放入口,尤其那一團團用荷葉包的飯,有一丁點的新鮮感,味道已是當晚之冠,夫復何求?

p/s: 當晚驚訝的是遇到了美術學院的老師 Mr.Chin,打了一個招呼,原來他還在那里教書,閒聊了幾句就各自回坐位了,基本上這位老師也不是很特出,還記得他只是因為他當年是眾多老師里比較年輕的一位。

4 則留言:

Kusou 提到...

Mr.Chin是不是教illustration那一个?

火鳥 提到...

應該是吧!教了一陣子就飛出國深造那個。

都市守夜人 提到...

记不起是那一条粉腸?

joecai 提到...

...i remember!
skinny guy with glass & looks very friendly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