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03, 2006

清明時節日炎炎

曾經很怕一年一度的清明掃墓,有四、五個墓碑要清理拜祭,都不在同一個地方,每個墓碑旁一定雜草叢生,陰森森的感覺,幾個小時暴曬在烈陽下,老爸和他幾個兄弟都是"猛火"之人,都會吵吵鬧鬧的,幾個女流之輩和小孩每一年都得承受一次這一類的壓力,掃完墓後個個一定精疲力盡。

多少年後,烈火都已被黃土掩蓋,猛火人已在六尺之下,墓碑更多了,人數更少了,掃墓的工作反而輕鬆了。吵鬧不復再,雜草不復見(這里要讚一讚管理當局),陰森不復覺,艷陽雖然還是絲毫不客氣的猛照,那一刻心卻是平靜的,只是心里有個疑問,若干年後,當大家都不在了,後人還會去拜祭那些從沒見過和搞不清誰是誰的先人嗎?一但有了聯系就永遠脫離不了責任吧?太遠了,不去想了,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

1 則留言:

SKll 提到...

除了吵吵闹闹,我的扫墓情况都和你很相像~看来每个人都是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