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12, 2005

血液里早存在的因子

幾天沒上网,特別多東西寫。前兩天上了雲頂高原,一個小孩和成人都開心的地方,小孩在那一露出一嘴臉的無邪,成人在那露出一嘴臉的貪婪。

原本不需要我來駕車,但卻臨門出了亂子,所以只好用我的高齡車子。其實那上坡又灣又急的路很好跑,尤其是當遇到我這種喜歡飆車又有點知識 [注意!不是技術] 的人,便一發不可收拾了。就把自己那么多年淫浸在電腦賽車遊戲的經驗套上去,什么慢進快出,OUT-IN-OUT,走直線的全用上了,只差沒飄移。

車內四人,隔壁的朋友是多年之交,見慣風浪了,只是苦了後座的兩位朋友,一個在那喃喃自語,不知是否他人天生如此,我聽不清也听不懂他在說什么。另一個是女生,原本嘰嘰喳喳的,後來也寂靜了,不知是擔心還是後悔上了我的車。自覺也不會駕得太快,只是適當的超車和適當的轉灣罷了,一來是高齡車子了,二來車腳有問題,三來煞車器不大靈活了,所以也沒開多快。不過還是很享受引擎在轉度5000 RPM 的那種吼聲,水平對臥愛快羅蜜歐引擎的獨有抱吼聲,太動聽了!聲音不停的從山壁反彈入耳,我的右腳就不自主的深踏油門,右手不停的轉動駕駛盤,左手準備隨時換排擋,太過隱了!我想我天生血液里早已流著飆車的因子。

2 則留言:

Lefty 提到...

I remember sitting in ur (previous) car and felt like being on a boat. I think u r more suitable to take on a speed boat rather than a car.

Thats how you travelled here from your country, right? You crazy French man!

Kusou 提到...

肛多因子,幾時來幫我的GT4賺賺錢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