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16, 2006

突然,斷了線

生命的出現,我們快樂的聚合 ,生命與生命的結合,我們慶興的聚合,生命的怠危,我們憂心的聚合,生命的逝去,我們傷悲的再聚合。生老病死原本是那麼的自然,然而還是會為這自然不過的事悲泣,生命與生命之間,似乎早已注定有某種的聯系。

今天,參加了一位朋友的葬禮。他生前演說時的風采,對同事的關懷,對他人的友善,對工作的奉献與及對生命的熱誠,都還歷歷在目,印像深刻,卻在迅雷之間撤手人環。如果有上帝,生命的去留是否由牠掌管?而牠又是用什麼標準去定奪一個生命的長短?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然而這朋友卻在四十二之年因心臟病突發而離世。有如百米短跑好手跑了三份一的路程突然失足跌倒,有如堅固的城牆突然倒下,有如共赴戰場的隊友突然中流彈倒下,有如手中的風箏,突然斷了線,在所有人都還沒有準備好時,消失無踪。歷盡千辛萬苦力爭上游才能勝出的生命,理應十分堅強,却也會那麼不堪一擊。

好了,耶穌講完,來談談理性的。這位朋友正值壯年,兩個月前才做了Body Check-Up,心肌健康的不得了,却死於突發性的心藏病,無端端被人將了一軍,死的不明不白。跟据医生的說法,由於現代人飲食習慣的原因,三十歲後的血管已經不可能如嬰兒般"乾淨"(圖一),或多或少也會累績一些壞胆固醇於血管壁(圖二),當!累績"獎金"滿了,就會"爆燈",頭部的血管最細,所以一"爆燈"就會中頭獎,俗稱"中風"。而血壓開始升高多是因為開始壘績了一些"獎金",因漸漸變窄的血管而心臟便需要更大的力去推動血液,這從出生至死亡完全沒休息過的人体最悲劇器官,越老反而更要賣力的干活。這位朋友的情形,医生推斷是由於血管壁的壞胆固醇脫落(圖三),阻塞了血管,導至心臟不勝負荷罷工不干。

由於這朋友是大公司的高級職員,屬於"有米"之人,人壽險投保的極大,對突然間失去依靠的老婆和兒女,算是一種安慰。雖然生活現實問題不用太擔心,只希望他家人可以早日解脫傷悲。

注:市場有一本關於心臟外科的漫畫曰"醫龍",有興趣了解心臟學却又不想看沉悶醫學書本的朋友,試試看漫畫吧!中文版出到第十一集,另有由老朋友出版的馬來文版,別錯過。

8 則留言:

mermaid 提到...

他只是先去另外一個沒有煩惱,沒有痛苦的渡假天堂等你們.

Morning Glory 提到...

I was told that there was a sect in Jewish communinty that view life otherwise.

Instead of cherish newborn and miss the deceased; they,instead worry for the newborn; and happy for those who die. It seems interesting concept to me personally. Chinese community has, for century, view the topic of death, as taboo, and need to be avoided even to discuss on it. Probably we have come to the generation that has the power to make changes.

An author has brought question:
During funeral, We commonly ask "How did he/she die?"
Why not asking "How did he/she live?" "What has he experienced?"

火鳥 提到...

阿魚:等我們?嘩!好恐怖, 不用等啦!不好意思的...

阿花:Interesting,從一个完全相反的角度去看,未必是壞到極點的事.

靚媽 提到...

生命就是這樣的無常、無奈。我這數天的血壓也高到「爆燈」啊﹗

四葉草 提到...

世界实在太小, 我们公司才幇你这位朋友做Condolence ad.
想想, 我们离开四十二仲有几年时间, 可能下一个是自己都不定, 人生苦短, 有得好开心就开心啦!

Princess D 提到...

是不是Prudential的经理那位啊?看到报纸登朴文.
天妒英才...

火鳥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火鳥 提到...

靚媽- 多謝光臨。

草- 几時又去玩?

Princess D- 公主真係人靚歌甜身材索兼精伶。